山东城市服务技术学院 www.m929.cn
学院首页 校园动态 各系动态 招生信息 就业信息 师生家园 城院电视 生活百科 心情驿站 烹饪学院 机电学院 电子系 酒管系 工商系 楼宇系
学院概况 学生会 广播站 团总支 文学社 义工社 球类协会 读书协会 许愿墙 心理测试 流星祈愿 成长之路 本站联盟 本站专题 网上报名

爱上你等于爱上眼泪



版块: 幻枫森林 日期:2008/9/25 6:01:08  点击:2576  作者:蓝星儿 【发表评论】

  我是痞子,可我仍然一点一点地追到了系花。然而我们毕竟居于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因此最终我们仍被迫天各一方。分别在即,我们只能争取每一寸光阴相爱,让爱情的悲剧有一个惨烈但美丽的结局。 
  
  
一 

  我在全寝小聚的酒席上宣布我要在三个月之内把系花搞定时,所有人一边喝酒一边开始了对我的无情嘲笑。我在他们安静之后慢吞吞地说:即使是混混也有喜欢别人的权利。 

  那年我大四,我们全寝都是自费生,为了两到五分多交了三万元学费的失败男人。我们又是酒仙,又是战神,翘课喝酒打架作弊聚赌无所不为,也就是俗称的“痞子”。系花和她的朋友们和我们不一样。她们勤奋学习,爱好广泛,关心国家大事,见到老鼠就尖叫。 

  在确信无疑地知道自己喜欢上了系花之后,我曾设想过很多细节和情景。比如她在晚自习后回宿舍的路上被人截住并调戏,而且老天有眼被我撞上了,我把那批流氓打跑。又或者她外出过程中忽然得了重病,老天有眼又叫我撞上了,于是我急得疯狗一般把她送到医院。天啊,我怎么这么不是东西呀。况且系花结实健康得估计可以活到九十二岁。又或者她在全班春游划船时掉到了松花江里,又是老天有眼我救了她。可是她会游泳而我却不会呀。所以我一提要追系花,全寝兄弟看我的眼神一定是认为若要成功,老天有眼是远远不够的,老天应该至少和我有直接血缘关系。 
  
  
  
二 

  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和系花一起去借书,我当时一定认为老天大概真是我亲爹亲妈之类。可是她看我的眼神像在看一条毫不相干的狗,轻描淡写地说:你也借这种书看? 

  我只有一次引起她注意的回答机会。这难不倒我。我是全系写情书的第一圣手。我也一样轻描淡写地撒谎:我借书又不是为了看,是为了显得有深度。 

  一丝笑意在系花脸上荡漾开来,她在心里已经认为我是个傻瓜了。果然,她带着浅浅的微笑再度开口:我以为你们应该很喜欢看武侠小说之类的。 

  武侠小说……上乘武功动辄练个一百几十年,练成了再去杀人,你觉得很有意思么?我的语调平静,但心头有如鹿撞。在那一刹那间我愿意用剩余的全部生命换她一句回答。开口吧,小姐。我虔诚地想。 

  系花把头转了过去,显示她美妙的脖子和肩膀,然后她低下头填写借书卡,头发垂下来遮住了半边脸。 

  在我全心全意的盼望中系花仍然没有说话。我一向具有在任何情况下控制局势的能力,但此时我真的心乱如麻。她可能认为自己被冒犯了。所以我又接着问:是你自己喜欢看还是别人推荐的? 

  室友推荐的。她们说金庸很红。系花抬起头来望着我。 

  你是看书还是追星?我说完之后不理她,转向管理员同志:请再给她拿一本井上靖的。 

  当晚喝酒的时候,寝室老大悲天悯人地对我说:别费劲了。系花有的是人追,你没戏。她看不上你。 

  就是因为追不上,追着才有意思啊。我喝了一大口,又说:就好比喝酒,要是喝不醉,有什么意思? 
  
  
  
三 

  还有几个月就要毕业了。我一直也没机会问问系花到底看没看我推荐给她的书。愚人节快到了,别人已经在兴致勃勃地准备新一轮的骗人计划。我想我该在那天送封情书给她吧。就算被拒绝了也不至于脸面丢尽,而且还有一个可以骗骗自己的理由:愚人节么,兴许她也在撒谎呢。 

  事实上我很怕。我很怕失败,我怕她哈哈大笑,说:你这样的也敢动这种心思?我更怕她微微一笑,说:对不起哦。我还是学生,我没考虑过。 

  事实上这件事要操作起来是极为艰难的。可是我又能怎么办呢?我没追求,没前途,没钱。除了追寻我自以为是的爱情,我还能干些什么呢? 

  我真正有勇气向系花发起进攻是在四月初。愚人节过了,我没上当,也没骗人。 

  我已经习惯于没事时上系花所在的设计专教乱转一通了。每次看到各忙各的同学,我总是觉得很伤感。 

  那天我像往常一样推开了那间设计专教的门。教室里很暖和,有很痒的微风,可是只有系花一个人在。她抬起头来,我鼓起勇气说: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 

  说吧。系花的眼神之中没有一丝慌乱、不安或激动,连憎恶也没有,就好像一个等着和战士谈话的指导员。一瞬间我心凉如水,刚刚的任何激情都烟消云散。我语无伦次,虚脱一般地说:我想找你借点钱。最近喝酒喝得太凶,我们宿舍好几个人都没钱吃饭了。 

  多少? 

  三百吧。我随口报了个数。在大学里没钱了并不意味着你有可能饿死,只会意味着天天有人请。可是我能说什么?我必须找一个借口把谈话继续下去。 

  什么时候还? 

  好现象。要是打发一个痞子恶棍的话这一句根本不用问。于是我说道:下个月我家寄钱来时。 

  那你下个月怎么办? 

  再借。再不成就找个人管我饭。除非这个月你管我饭。 

  一丝红潮涌上了系花的脸颊,不知道是愤怒还是害羞。她把正在写着的什么东西合在书里,站起来,夹着书本说:你在这里等,我去取。 

  我目送她离开教室,即使她把写着的东西留在这里我也绝对不会去看。我是痞子没错,但不见得道德败坏。 

  等她回来时教室里已经多了好几个人。她把三张百元大钞递给我时所有的人都屏息凝气,并且在心里暗暗地期待着发生些什么。系花把钱给我之后忽然开口说道:我看了,写得特棒。再推荐几本给我吧。 

  想看什么就看什么吧。我心不在焉地说。一百年后没人会追究你看过什么书。 

  系花奇怪地看我一眼:你的思想怎么总是那么灰色呢? 

  灰色?我淡淡地说:不是灰色,只是这世界上有些游戏规则我不想遵守。 

  系花又是奇怪地看我一眼,什么游戏规则? 

  我注视着系花很久很久,也许只是片刻。然后一种英雄老尽的笑容在我唇间慢慢升起。说了你也不懂。你还年轻,是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 

  你呢?你不是么?你比我还小着三个月呢!系花的声音里有被人轻视的愤怒。那一刹那间我想拥抱她。可是我没有,我只是略带伤感地说:没错,我也是早晨八九点种的太阳,可是不凑巧赶上了持续一整天的日食,这是没办法的事。说完之后我转身出了专教。 

  教室里立刻传出了嘘声笑声和嗡嗡声。 

  刚走了两步门在我身后打开,系花追了出来,在我面前站住,欲言又止。 

  什么事?我问道。 

  下个月要是你没钱吃饭了就来找我。我管你。她脸上的红潮还没退尽。 

  死也不吃女人的饭。 

  你…… 

  我看着系花又急又气的样子暗暗好笑,道歉地说:别生气,我也想,可是你会瞧不起我的。说完不等她回答,径直下了楼,留在身后的是整整一片的寂静。 
  
  
  
四 

  随后我终于打听到了系花的电话号码。 

  因为我的手机已经停机了,我出去找了个公用电话一遍一遍的给系花打电话。 

  一定过了很久。地下的烟头可以扫成一堆时,系花从校门方向慢慢地走了过来。再近些可以看出她淋了雨,头发和衣服紧紧地裹住了身子。她装作没看到我一般信步走来,在擦肩而过的一刹那,我轻轻地说:这段时间我已经给你打了五十二个电话。 

  她站住了,看看我,继续走。我在她身后大喊:给我一分钟说话的机会! 

  系花停下,抬起手腕,开始看表。我说道:我那天去教室只是想还你钱。 

  她不动,继续看表。 

  我有些着急,一些话沉郁在我胸口,想说又说不出来。我继续说:这个月你不用管我饭,我给广告公司画了个版面,挣了些钱。 

  她依然不动。我在惶急之中似乎听到了滴滴答答的时间流逝声。天啊,延长这一分钟吧,事后你可以一年换一秒。我一点一点地冷静下来,说:如果你觉得是我伤害了你,我允许你打我一个嘴巴。这样你就可以成为除了我妈和我妹妹外第一个打我的女性。 

  系花双肩一耸,不会是在哭吧,一定是在笑。我反而彻底平静下来,悠悠地说道:我喜欢你,我想追你。我说完了,你走吧,回去换件衣服。 

  一分钟还没到呢。系花忽然说。在雨声之中声音完美得不像是世间人。还有什么要说的?她问。 

  还没到?我诧异地问。又想了想,实在是想不出什么要说的了。于是我说:没有了。 

  不请我看场电影?喝杯咖啡或者轮滑蹦的什么的?系花问道。听不懂声音背后的表情。 

  那些事都太没品位了。我沉吟着说道。今天报纸上说有个老干部死了,咱们去参加遗体告别吧。 

  系花嗤的一声笑了出来。我说的是真话,我现在思维迟钝,想不出什么更好的主意。她问:那老干部你认识么? 

  ……不认识。我说。 

  遗体告别仪式什么时候? 

  明天上午,要翘两节选修课。 

  翘四节吧。我想看电影。 

  那一分钟到没到? 

  还没到。 

  老天爷啊,我叫出声来:你真的听见我的话了? 

  ……什么话? 

  刚刚我用剩下的寿命做筹码,让老天爷把这一分钟延长一点,看来他听到了,说完了这句话我大概就要死。我一边说一边走到系花身后。 

  不会那么严重吧。系花转过身来,现在你是不是想让老天爷把你剩下的寿命还回来? 

  不。我希望这一分钟无限拖下去,然后再把我剩下的寿命还回来! 

  系花笑得直不起腰,你真的相信有老天爷么?我就是了。刚刚我的表忽然停了。 

  你…… 

  整个遗体告别过程庄严肃穆。我只要沉下脸,往那儿一摆就是一幅沉痛哀悼的表情。奈何系花一直忍不住在偷乐。我一边夹紧她挎着我的胳膊,一边悄声地告诫:严肃点。咱们这是在约会。快别乐了,那边已经有几个人在对咱们怒目而视了。系花很服从地点点头,然后继续偷乐。 

  好容易挨到了遗体旁边,我很恭敬地放下一朵小白花,拉着系花落荒而逃。 

  电影太没意思。我们看了一半就跑出来了,坐在台阶上喝汽水。 

  你将来打算去哪儿?她忽然问。 

  天涯海角地跟定了你。我信口回答,眼睛注视着来来往往的人群。 

  真的?系花停下来看着我。我放肆地亲亲她的脸,她也亲亲我的。然后没头没脑地说:你用的是舒肤佳香皂。 

  神!好灵的鼻子。我说道,你一定是天上的一位神仙下凡。 

  哪一位? 

  ……二郎神麾下那一只哮天犬。然后我在她踢打我时顺势抱住了她,让她躺着坐在我身上,理理她的头发。她无限柔情地看着我,最后叹了一口气:知道吗?在图书馆那次我就对你特倾心。现在你越来越有趣了。快放我下来。 

  不放。 

  放我下来。 

  我要一直抱着你直到变成雕像。 

  那一刻系花绝对是意乱情迷的,我觉得我可以想怎样就怎样。但我没有怎样,因为我只是个痞子,不是败类。我痛骂自己无数遍之后叹息一声:下来吧,该上的课还得回去上。 

  不。你说过要一直抱着我变成雕像的。 

  那我把你抱回学校去。 

  系花惊叫一声,身手敏捷地从我身上蹦了下来,察觉到自己的失态之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五 

  五月来时,我接到了我叔叔的电话,他在电话里简单地列举了几件事:第一、我妈下岗失业了;第二、我父亲缠身多年的胆结石恶化,目前正在医院待手术;第三、今年的分配政策规定自费生只能回生源所在地分配。我放下电话直接上了火车站,赶上回家的车,开车之后才想起我今晚答应了系花参加她的生日聚会。事实上我一直都没忘,只不过脑子乱得想不到了。 

  我没能赶上父亲上手术台,我推开病房门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平躺在病床上的父亲。一瞬间手脚冰凉,双眼发酸。父亲看到我之后,本来痛苦的表情渐渐有了一丝笑意。 

  后来的几个不眠之夜里我想通了一件事,我不可能天涯海角地去追系花,我只能别无选择地回家,我的家庭离不开我。一句话,我和系花不是同一种生活中的人。 

  我爸病情稍好了一些之后,我叔叔托人把我引荐给了当地一家设计院。 

  回家之后电话铃一直在响,我提起电话,系花的声音传过来,她跟我说她要找我。 

  我就是。我尽量装作平静地回答。 

  系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在她断断续续、夹杂着抽泣和怨恨的话声中她表达了如下几点大意:学校说我再不回来就给予除名惩罚,她现在正在替我完成我的毕业设计。她打了好多次电话都没有人接,以为我出事了,她想我都快想疯了。 

  谢谢啊。我强忍着心中的巨大悲痛,语气淡漠地说。我会按行情把钱给你的。 

  系花在那边破涕为笑:你真是,开玩笑也不选个时间。 

  有件事我想告诉你。我说。 

  说吧。 

  我已经和我们市设计院签了合同。 

  什么? 

  那个院院长的女儿和我一批分进。她人不错,长得也漂亮,我把她追到手之后就回去。 

  沉默。半晌之后系花轻轻笑着说:你这人真是。有时候我都不知道你说的话到底是真的假的。 

  我听到了自己心脏慢慢绽裂的声音。我在自己彻底崩溃之前急急地说道:再见。然后就扣了电话。 

  两天后我一脸风尘地回到了学校,我晕头转向地冲到了系办公室,听着劈头盖脸的批评履行完补假手续。 

  我从系里出来时已经饿得快要虚脱。 

  忽然我被人揪着领子提了起来。回头一看,是老大跟老三。他们一脸惊喜之色:回来了?快去专教看看吧。系花已经替你画了好几天图了。 

  我跨进专教时教室里一片寂静,稀稀拉拉的几个学生都在聚精会神地埋头苦干,系花也在。我走上前,无限爱怜地看着系花本来鲜艳娇嫩,现在却长了一溜水泡的干裂嘴唇。系花怔怔地望着我,小心翼翼地问:电话里你骗我的是不是? 

  我再也没有任何勇气对系花撒谎。于是我只有不说话,我低下头去,慢慢翻看着系花替我完成的图纸。 

  电话里你骗我的是不是?系花又问了一模一样的一句话,声音像纸一样薄。一刹那间我微微弯地的身躯一震。我感到心如刀绞。可是在我刚开始追她时就注定了必须伤害她一次,当时我没有意识到我们生活在不同的社会圈里。于是我硬起心肠,声音沙哑地说:没有骗你。 

  她呆了半晌之后默默地走向房门,脚步飘忽。我紧紧地抓住桌子,否则我会冲上去牢牢地一把抱住她的。 

  门还在来回摆动时外面就传来了物体堕地声。我冲出去,几个守在外面的女生正搀着缩成一团,无声抽泣的系花。她们全都以仇恨和蔑视的目光看着我。最后她们把系花搀走了。我失魂落魄地在走廊上转来转去,不成调子地低声呼喝与狂笑。 
  
  
  
六 

  六月。天气热了起来,还有一个月就要毕业了。有一天正当我照例无聊地在操场上喝酒时,系花她们寝室的一个女生出现在我面前,严肃地对我说:她有话要和你说。 

  寝室里只有系花一个人,我在她对面坐下,惊奇地发现她脸上的美丽之中夹杂了少许茫然和心碎。我垂下头,她开口了。她说她在墨尔本有个叔叔,老两口无儿无女,想叫她去澳洲读书定居。大概七月份就要走。 

  这件事应该用不着和我商量。我说。其实我在一片茫然和悲痛之中觉得自己应该死了算了。 

  她有些烦躁地摇摇头。 

  你还喜欢我么?哪怕只有一点点?她忽然开口问到。我不知所措,抬起头来,只能看到她一双迷离的搀杂着希望与伤心欲绝的眼睛。我沉默了片刻,点点头。 

  可以再和我多交往一个月么?她急切地问。 

  我一时无法回答。最后相当谨慎地说:别玩了,我怕我会陷进去,你也别陷得太深。 

  这是我在国内最后一段日子了,我想过得快乐些。你能帮我骗骗我自己么?她的眼泪夺眶而出。一瞬间我的心房又不胜酸楚。我想到了上几周噩梦般的日子,想到了我给她和我自己的巨大伤害。最后我说:可以。 

  系花的脸上浮现出了一种笑容,那是一种悲伤之中的笑容,像一朵行将凋落的梅花,让人觉得甜美又无限惋惜。她别过了头:从明天开始好了。尽你最大的努力骗我吧。 

  于是在整个青春的最后一段岁月里我和系花恢复了形式上的恋人关系,我们依然甜言蜜语,如胶似漆,但很难,很难再找回当初的感觉了。我们就好像一对吸毒者,在饮鸩止渴一般疯狂地追寻精神寄托。我们清清楚楚地知道最后必然会导致更深的痛苦,但我和系花都顾不了那么多了。 

  在经历了答辩的紧张、彻夜的狂欢和抱头痛哭之后这一天终于到来了。最后我们又像从前一样坐在电影院前的台阶上。系花躺在我怀里对我说:像上次那样抱着我。我服从了。 

  你曾经跟我说真的恨你就伤害你,我恐怕做不到了。因为我爱你,爱得快要死了。系花说。 

  我知道。 

  你爱不爱我? 

  …… 

  就算是骗我吧,说你爱我! 

  …… 

  你看来是不会开口了。系花一声轻叹,单薄的身子在夜风之中动了动。只要你说爱我,我就跟你回你的家乡去生活一辈子,要不我们一起出国,我要嫁给你……怎么了?你哭了?你哭了! 

  我低下头,刚刚有一滴泪珠掉在了系花的脖子上。不是我的还能是谁的? 

  快点说啊!!我快没时间了……系花泣不成声。 

  我没有哭。我尽量平静地说。可能是掉雨点了。咱们回去吧。恰恰在这个时候远处响起雷声,眨眼间一滴滴雨水打在干燥的地面上,可能还有我的泪。 

  系花慢慢地站起身来,我摸摸口袋,那里有一封信,不,是一张便条。我已经没有语言组织能力去完成一封信了。那是我为自己写的第一封情书,非常短。 

  你问我是否爱你,是的。我从未如此强烈地爱过一个人,像爱你一样。也正因为爱你,我不能让你把终身托付给我这个浪荡流离、一无是处的人。我在电话中所说的一切全是假的,这些谎话伤害了你,却彻底地毁灭了我。如果我可以出国的话,如果我的家人不需要我的话,如果我能给你幸福的话,我会亲自对你说。可是现在不能。我只能谢谢你留给我的回忆,我会用它过完剩下的岁月。别了,我深深爱着的人,我爱你。 

  本来是想在上飞机之前交给她的,现在快湿了。我在犹豫该不该拿出来。我抬起头,系花在雨中等待着。 

  你是我一生中见过的最好的女孩。我在心里说,悄悄的把信取出来,揉成一团扔在地上。 

  你明天还要赶飞机,我送你回去吧。我说。 

  不用了……系花回答,我已经很满足了,谢谢你给我这些美好的时光,再见。她在哭。 

  再见。 

  我目送着系花消失在夜之尽头,忽然我快步追上去,一边跑一边大喊:我爱你!我是真的爱你啊!因为我爱你,才只有伤害你啊…… 

  我一定会忘了那个令我刻骨铭心的人,我会用剩下的六十年寿命,一点一点地忘掉她。或者,我在彻底把她遗忘之前就已经死去了…… 

分享到:


----------------------------------------------------------------------------------
【公共评论】
[目前共有0条评论]

暂时还没有评论
第 页,共 页,共 0 条评论,
----------------------------------------------------------------------------------

幻枫森林--励志与情感

点击排行